专访“世界第一武术指导”袁和平

 行业动态     |      2022-01-14 19:06

  《功夫之王》是一部的电影,外国导演的杂烩剧情在国内观众眼中显得非常滑稽,但是片中的打斗仍然拳拳到肉。作为武术指导,袁和平觉得故事有些“杂揉胡编”,不过还可以接受。他在片中为李连杰和成龙分别订制了一套配合演员和角色个性的动作。

  昆汀?塔伦蒂洛是袁和平的粉丝,对他执导的《精武门》里每一个镜头都能倒背如流。在拍摄《杀死比尔》系列时,昆汀曾特意邀请袁和平执导动作,在影片中表达了对中国功夫片的敬意。

  1999 年,袁和平紧随吴宇森、李连杰之后赴美。他凭借《黑客帝国》成为首批被好莱坞所认识的中国幕后电影人,因在《卧虎藏龙》、《功夫》等影片中担任武术指导都有出色表现,而被誉为“世界第一武术指导”。

  上世纪70 年代,袁和平凭借导演成龙电影《蛇形刁手》及《醉拳》而扬名。成龙先前拍过的多部影片都不卖座,在袁和平的调教下,他找到了最适合自己的道路——功夫喜剧。以至一直到现在,向记者说起这段故事,袁和平都忍不住要感叹:“真不知道那两部电影是捧红了他,还是捧红了我!”

  当年李连杰到香港闯荡,也是在拍摄《黄飞鸿》系列影片之后,才树立了风度翩翩的大侠形象,这也得益于袁和平的“因材布招”。此后,两人亦师亦友,李连杰最近一部武术《霍元甲》也是袁和平担纲武指。至今,袁和平仍然坚持认为:“在华语影坛李连杰是打得最好的人。”

  2008 年4 月底,好莱坞动作《功夫之王》公映,香港电影圈中袁和平、李连杰、成龙这帮老友首度聚首。这部影片的导演明可夫(Rob koff)曾经执导过《狮子王》,这是他第一次执导真人动作片。他在片中大胆杂糅了中国各种传统文化的元素。袁和平给李连杰、成龙的第一场对打设计了风格鲜明的动作:成龙抱着酒壶,微微醉,打起了醉拳、螳螂拳;李连杰亮出十八般武艺,少林拳、长棍……

  内地观众对《功夫之王》褒贬不一,影片却在海外得到了众多主流媒体的好评。他们尤其青睐片中成龙和李连杰的动作招数。《波士顿环球报》的影评中特别提到了袁和平:“他参与过《卧虎藏龙》和许多香港经典影片,他的工作能让你停止呼吸:用优雅而富有冲击力的武打设计,把你带到纯粹的节奏和韵律当中。”

  袁和平最近一直待在香港,秘密筹备着自己担任导演的一部新片。据他透露,该片继续是以动作戏见长,6 月份即将在内地开机。另一部他准备担任导演拍摄的古装《长城》,则由于剧本迟迟没有出炉,已经被推迟到2010 年。那部影片的男主角,袁和平还是属意李连杰。

  Y:是他给我饭吃啦!(笑)大家合作很多次,都很愉快。他是全国武术比赛冠军,在武术方面已经到了一定的境界,我们沟通很愉快,这种相互的信任和感情很难得。

  B:早年你们拍《黄飞鸿》系列影片,刚开始认识的时候,李连杰是从内地来的明星,你们语言、文化沟通上有问题吗?

  Y:从拍戏这一块来说,他跟别的演员没有什么区别。行家一出手,就会知道他是个很好的动作片人才。对于我们这个行当来说,没什么神秘的,你一出手,水平高低、才能到底有没有,大家都知道了。交流方式也很简单。

  B:最近十几年,你一直在和李连杰合作。每一次都希望有突破,现在给他设计动作会不会觉得难度很高?

  Y:对我来说,这个没有任何困难。因为我们没有一次是在做同样的事情。在每部电影里,我都是根据不同人物的性格、武功层次来设计动作。我从来不会去想这个人的未来、现在以及过去怎么处理,我没有这种心理负担,不会老是担心拍不好。其实只要根据剧情和人物来,基本上不会有什么问题。

  Y:他也进步了很多,尤其在演技方面,对动作的拿捏好了很多。人也成熟多了,打出去的每一拳、每一脚的力度都控制得恰如其分。以前他用力很猛,被他打到的人都会觉得很痛,他是典型的力量型。现在从画面上看到他的动作仍然很猛,但是真正的力量已经被控制住了,就是在真功夫和电影的结合上已经越来越融洽了。

  Y:他仍然是打得最好的。当然成龙和李连杰就是现在打得最好的两个人。两人风格不同,但是功夫都很实在。李连杰从小就是练武术的,拿过全国武术比赛冠军,什么拳他都知道,动作很潇洒。成龙是科班出身,动作也很好,但是他更适合高难度的动作,比如翻转、跳,非常灵活。

  B:李连杰这几年的心态有些变化,做了很多慈善,拍完了自己最后一部武术片,已经不把电影当作人生最大的事业,这种变化你怎么看?

  Y:他不喜欢暴力是对的。我和他拍的戏基本上都没什么血腥、暴力色彩,动作上都是讲究美感,没有暴力色彩。李连杰已经进入另外一种状态了,成大师了。他对佛学的东西研究很深,佛和功夫相融合,越变越圆润了。人不能为了打而打。这些对他演戏是有帮助的,他现在演角色就会思考很多,会想人物的发展,不会乱来暴力。连我也想越来越靠近他……( 笑)

  B:《功夫之王》里,成龙、李连杰都是你熟悉的功夫高手,从动作设计上,你怎么体现两个人各自的特色?

  Y:还是根据人的性格特点。成龙喜欢喝酒,就让他来点醉拳。一点点,有些醉态的东西,这也和他性格比较像,性情中人。李连杰演的是个和尚,什么门派的功夫都知道,所以他的花样就比较多。

  Y:我是一直都很欣赏他的。当时拍戏,片方找了好几个演员,我最终决定还是用他,因为他的功夫和表演方法很适合拍功夫喜剧。拍了这两部戏之后,他就红了,我也跟着一起红了。那个时候我也还没红呢,我们俩也不知道到底是谁捧红了谁。

  Y:当时我很想开辟另外一条功夫片路线。大家都知道,那是很流行张彻武侠片的时代,所有的功夫片都非常血腥、暴力。李小龙的打法很刚,很强,每一招的动作都非常狠。导演就问我,能用什么方法来突破他们,结果功夫喜剧就成功了。

  Y:变化肯定有的。他演戏演技方面进步很大。动作方面也还保持着以前的水准。这个很难得,我还以为他会退步。年龄大了以后,如果不经常锻炼,功夫肯定要退步的。像我,就已经退步很多了,但是头脑进步了,因为现在想得多了,动作的部分用得少了。

  Y:我从来没有厌倦。这是我的工作,除非不用做了。但是我可以理解他们的心情。他们打得都已经很有成就感了,演技上也有了一定的进步。但是老是作为动作明星出现,不会拿影帝,观众也不会认为你是演技派演员,所以他们很想拍文艺片,拿影帝,从另一个方面证实自己。比如李连杰,他的功夫已经达到很高的水准了,在《投名状》里演得也不错,让你觉得他是个演员,而不只是一个功夫明星。

  Y:他也有不是这样类型的影片。我认为,他还是往演技方面发展比较好,他是个聪明人,应该能够找出另外一条生存路线。

  Y:对于拍动作戏的人来说,终究有打不动的一天。现在,我也开始训练新的人。比如甄子丹就已经不错了。我还挑选了另外两三个年轻人,但是这需要一段很长的时间。其实吴京也不错,他的演技和动作已经到一定的水平了,但是他还没有拍到一两部好的戏,把他带出来。现在他比以前成熟多了,不过做演员是要有运气的。他功夫很好,也是李连杰的师弟。

  Y:我培养了七八个,但是估计只有一两个可以红。他们还是需要很多机会,也需要自己去把握机会,真要想出来几个人,非常不容易。好莱坞导演不懂功夫内涵

  Y:当然是因为李连杰和成龙的缘故。他们本人都有很好的真功夫,在华人乃至全世界都是顶尖的高手。在好几年以前,这部影片的监制在美国找到我,大家聊到邀请我给这部影片担任武术指导,考虑了大概两三天,我就答应了。

  Y:我没想那么多。就像拍中国的武打片一样的,这是我应该做的。我们中国人的动作片在海外被人家尊敬,我们就应该做好了给他们看,这也是我们传统文化的一部分。当然剧本是外国人写的,是他们的角度。鉴于这是一个美国小孩的中国梦,所以梦里的故事有些杂糅胡编,不过还可以接受。

  Y:他们不理解。他们可能看了很多香港过去的功夫片,也知道功夫的魅力。功夫片在国外有市场,观众也爱看,但是这些功夫具体有什么内涵,他们并不知道。不过这个不影响影片的效果,因为欧美国家的观众没有见过这种打法,没有见过这么多招数,就会喜欢看。这个时候理解内涵就不重要了,只要认识到它的市场价值就行了。不过现在有些外国导演已经开始研究功夫的内涵了。

  Y:我认为特技不要太夸张就行,不要做到人家都不相信了,比如它让人可以飞起来,转360 度。特技能够延长动作的美感,但是不要夸张到动作都变形了。

  B:现在国外模仿中国功夫的人很多,包括泰拳等很多其他地区的动作类型兴起,会不会对中国功夫带来很大压力?

  Y:国外的这些竞争,我真的没有想过,也不去多想。我是尽量努力做好自己,经常想一些新的东西出来,让新的动作片达到另外一个高峰。

  Y:还真的没有。其实古龙小说里的动作很难表现的。他们写了那么多动作,写得很好看,其实很难拍。现在还好有了电脑特技,有些东西能够实现,以前根本想都没想过。比如一招朵朵剑花……这个怎么拍呢?文字可以天马行空,电影画面都是实在的,很难搞。所以我也就是偶尔看看找点想法,不能照搬。

  Y:香港动作片的潮流一直都在变。最开始的就是张彻的血腥暴力武侠片、李小龙那种死打的功夫。后来就发展到功夫喜剧、时装动作片;再到后来就是李安《卧虎藏龙》那种天马行空的武侠片。到了现在,更流行实打的动作片,比如《投名状》、《七剑》等。

  “我们中国人的动作片在海外被人家尊敬,我们就应该做好了给他们看,这也是我们传统文化的一部分。”―――袁和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