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一代宗师》:披着动作片外衣的爱情戏

 行业动态     |      2022-01-12 19:56

  羊城晚报讯 无论是从戏份比例、性格深度还是情感层次来看,章子怡在《一代宗师》中的重要程度都明显大于梁朝伟。因此,可以说王家卫这部新片的重点表达对象是宫二而非叶问。这实在是《一代宗师》最大的“彩蛋”,符合王家卫天马行空的作风,谁说一代宗师必须是叶问?观众爱对号入座是观众的事。

  慢镜中的雨幕、雨帘、雨滴,呈现于大银幕上的确好看,可张艺谋在《英雄》里玩得比王家卫好。倒是宫二雪地送别父亲灵柩的一幕惊心动魄,铺天盖地的雪和看不到尽头的漫长队伍,仿佛是在为武林时代结束而奏的挽歌,画面美轮美奂。但必须指出的是,每每有演员特写镜头出现时显现的柔光效果,对画面的精致度有破坏作用。

  奢靡的金楼,作为人肉背景的旗袍女子,街道转角的罩灯这些才是典型的王家卫符号。金楼窗外目睹叶问赢了父亲,宫二脸部表情细微但清晰的变化远胜千万言语,道出了年轻女子对英俊男人的本能爱慕。章子怡为表现这不足十分之一秒的心动,肯定下了不少工夫。接下来,就是宫二向叶问下战书,名为捍卫宫家不败之名誉,其实是芳心暗递,下的哪儿是战书分明是情书这才是那个擅长调情的王家卫。

  感情戏是《一代宗师》最精彩的部分。王家卫也许线》,所以这对天造地设般的男女,在乱世有过几番交集,最亲密的接触也不过是比武时鼻尖与鼻尖不到0.01厘米的距离。至于宫二去世时把焦发交予叶问保管,也和爱情没多大关系了,宫二只是给了自己一个交代,并没有给叶问一个交代。

  宫二说武术有三个境界,“见自己,见世界,见众生”。她说自己见不到众生,其实并非是对自己武术境界不足的嗟叹,更多是借用这个说法感慨自己无法与叶问走得更近。何谓众生?从情感的角度看,众生即人间烟火,即油盐酱醋,即男耕女织。宫二为报父仇退亲入道,发了不嫁誓愿,自然无法过众生的生活,这是宗师才配享的孤独吧。

  披着动作片外衣的《一代宗师》,感情线比武林线要清晰得多。王家卫所了解的武林,不过是金庸、梁羽生反复描述过的武林,高手要面子,叛徒要被清理出门户,上位要过五关斩六将《一代宗师》把武林的哪一点讲好了呢?师承?情义?恩仇?忠诚?仿佛都讲了一些,但都是点到为止。

  进影院看《一代宗师》前,要忘记它酝酿17年、筹备8年、3次更改档期的事,就当它是王家卫花一年时间制作出来的作品吧。张震为了《一代宗师》苦练三年八极拳练成全国冠军,可仅在电影中出现了三场戏,角色还被评价为“可有可无”,王家卫老师,您觉得这有意思吗?